淅淅沥沥的雨由早下到晚仍没有停歇的意思,不时还有冷风卷起,躺在温暖的宿舍忽然想起了李后主的“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既没有“罗衾不耐五更寒”的困顿无奈,又没有“梦里不知身是客”故土愁思,想起如此郁郁之词可能还是白天听的有声读物之故。

刚才在凄风苦雨中的值班真把我折磨了的够呛,这样的日子如我之辈当然是希望学校将住宿生们放回宿舍。可惜,尽管没电,学校依旧在坚持发了两个小时的电后才提前放学。要说专职政教处的好处是明显的:不用备课上课,减少师生间矛盾,没有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活动会议……。不足的是:数九寒冬也好,炎炎烈日也罢,任是风吹雨打都要在校园巡视。周末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少,在安全大于天事故猛如虎的今天承担的责任也大……。年轻的教师一般都要兼职,所以一门心思要出政教处,我倒是希望一直专职下去。

女儿这些天在追着看《欢乐颂》,我也无可奈何地跟着瞧了几眼看了个大概。我不清楚这种明明三两集就可交代完却偏要磨磨唧唧来回虐心的东西有何看头,就那样的情节只要演员不死拍一万集也没问题。

开车或者锻炼的时候我经常听前两年的“今晚80后脱口秀”,就像听郭德纲相声一样只图一乐。有人说中国没有真正的脱口秀,理由是和国外的没法比。众所周知,国内的脱口秀和国内的相声国内的教育国内的媒体一样受到了极强的限制,要王自健指点江山激昂时政粪土如今万户侯实在站着说话不腰疼,有些不该碰的东西绝对不能碰,谁愿意做自掘坟墓的傻子。

原来我们听到辟谣的声明后感觉云开雾散柳暗花明,现在我们听到辟谣感觉不是迷雾重重就是欲盖弥彰,我们总是怀疑辟谣才是最大的谣。这些年我们听够了将责任推到没有话语权的临时工身上,将问题推到不会说话的机器身上,将矛头指向虚无缥缈的黑客身上,……。当然也有省事的:加个官方的头衔,义正词严的声明:我们的组织程序是严密的,组织过程是规范的,结果是公正公开的,网络传播的纯属造谣,我们将对谣言传播者严惩不贷。然后,很快乱糟糟的网络世界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