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近乎一天《大宋的智慧》,不但有些头脑混混,人也懒懒散散的。
有时候我觉得这部小说真该结束了,这么没完没了的播下去真有些听觉疲劳。有时候我又觉得这部小说最好再写长些,要不我听什么呢?
《唐砖》和《大宋的智慧》写作者是一个人,但演播者是不同的。相对来说,我更喜欢听后者的演播者平和的声音,前者听起来总让人有种心浮气躁的感觉。
早在若干年前我们的专家就忧心忡忡于教师队伍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觉得很多幼儿园和小学老师几乎都是女老师会造成男孩子的阳刚之气不足。而今众多的中小学生互相爆粗口打架斗殴凌虐甚至戗杀足以证明砖家完全是杞人忧天,教师队伍的浓浓阴柔在社会大环境的洪流之中完全不值一提。
古语云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作为高等动物人总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生存的应对方式,所以遍地女汉子何足为奇!
纸糊的神坛明明谁都不屑,却总有些真的假的二货动不动就拿神坛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