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我们听闻了好些同性恋的故事,知晓了某些国家或地区对同性恋的支持,了解些同性恋的知识。然而,如我之辈依旧是理性上理解同性恋,感性上抵触同性恋。

举例来说,今天媒体刊登了‘李光耀之孙李桓武在南非同男友结婚,两人恋爱六年’的新闻,在我看来这条消息和热热闹闹的水氢发动机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我身边有一位同性恋者,我觉得自己十之八九会避而远之的。

据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异性恋同性恋外还有双性恋,如果没读过王小波的《东宫西宫》,我一定斩钉截铁地认为自己就是个纯粹的异性恋,读了之后就不那么自信了,你怎么能相信那么爷们儿的警察小史最终无可救药的成为同性恋呢。

或许就像人的心中有善有恶一样,同性恋异性恋只是在不同人的心中占的比重不一样罢了。在合适的时机下,谁都有可能成为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