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假期后安排、人人所造之孽

下午接到了学校考虑假期后给我安排课的电话,虽然不是很愿意仍旧就答应了下来。

之所以不愿意是除了嗓子还没完全好外(不时会觉得不舒服,尤其是雾霾重重的时候),身体也不太好。之所以答应下来是因为今年人员确实紧张,不愿意让领导为难。

曾几何时身边的同行对讲台充满了激情,因为抢课闹矛盾屡见不鲜。而如今大家似乎都希望少去教室,即便期末将至也少见抢课要课的。

以前领导开会时发脾气说不好好上课让你看大门去,现在是不是有些不好好看大门就让你上课去的味道呢?

若干年前,因为某些政策一批批各行各业的各种人员走进了校园。而今经济形式不好,一批批非师范院校的大学生走进了课堂。

据说在某些人的提议下年前会组织目的在考察各学科教师答题能力的考试,不知在很多人千方百计想走下讲台的环境下有什么意义。

有些事情原本不至如此的,但大家都眼睁睁地任其发展至今。在抱怨咒骂接踵而至的时候,没人愿意承认自己在其中的所造之孽。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