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明天还有好几科要考试,一大帮人却摇头晃脑无所事事。明明上课铃已经响起,一大帮人充耳不闻吵吵嚷嚷。两节自习,激的我心头火气破口大骂三番。

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让人很无奈。根本不想上高中的孩子在高中教室里酣睡,稀里糊涂混高中的孩子在高中校园里游荡。一切的苦口婆心都如春风过驴耳,所有的雷霆之怒恰似推舟于陆陆。闻鸡起舞是可以的,去操场打篮球。锲而不舍是可以的,追寻男朋女友。

政教处的工作要干,两个班的数学课要上,莫名其妙的烂事铺天盖地没完没了的压来再压来。

学习学习再学习,我们学习了这么多年依旧差强人意。教育教育再教育,我们受教了这么些年仍是让人忐忑。我们就是不可污的粪墙,我们就是不可雕的朽木,我们就是该千锤百炼的铜豌豆?也许吧。谁让我们一直以为:那些催人尿下的慷慨激昂没必要来,那些你说上句他能接下句的会没必要开,那些败絮其中的面子没必要买。

我们读了那么多的书,我们上了那么多堂课,我们表了那么多的情,我们找了那么多事做。最后呢,可怜的很,你的我的他们的脑中恰如那句诗: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固然尚需努力,可打游戏的人瞎起什么劲?东风夜放花千树是不错,可又没吹到我身上我唱什么赞歌?你听听这是什么话,岂不闻:风声雨声读书声汝莫出声,家事国事天下事君唯不是。你既不能对黄四娘家花满蹊视而不见,也不能对红杏枝头春意闹无动于衷,看到一树梨花压海棠就该漫卷诗书喜欲狂才是。
古语云顺之者娼逆之亡,是做娼还是取亡自己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