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重重雾霾、回老家、特供蔬菜

昨晚上还是清空朗朗,今天墨迹天气中的空气质量图标又变成骷髅头了。

当年老人家在得知余江县血吸虫病被消灭后兴奋的夜不能寐,作诗云: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我们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借问雾霾欲何往,因为我们看不到伊走的迹象。若干年前,有人信誓旦旦的向全世界说我们不会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也不知那帮人是否安在。

驱车回老家,路两边绿意浓浓,头顶上雾霾重重。镇子的面貌依旧,只是相较前两年似乎破败了些,可见现在的经济形势可见在位者的素餐天天吃的不亦乐乎。

门前的地已经种完,母亲在屋里收拾,父亲在院外忙碌。院里绿油油的各种蔬菜长势很好,家里的那只小狗也可爱好玩。与父母聊聊天,四处转了转,录了几段视频,还是在自己的家里舒畅。

回来时,带着鸡蛋、菠菜、小白菜、油菜几大塑料袋东西的,这些东西可是特供啊。!人家一年到头都是绿色无公害的,咱们靠天吃饭的就只能在这时少被那些黑心的菜商坑几顿。

操场上到处都是穿着短袖的学生,三三两两的散步,七嘴八舌地争论,还有一些在为下周的运动会做准备,当然也免不了有些关系异常的趁机浑水摸鱼哟。好在我们的学生还没嚣张到无视一切的地步,弄的跟特务接头似的他们看到政教人员立刻分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