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身体允许,撸起袖子干本来不成问题的,成问题的是人们总要想一想:干什么?怎么干?为何干?为谁干?毕“竟毛主席手一挥,挥向哪里我们去哪”里已经很久不见。

口号是人家喊的,喊得慷慨激昂。活计是自己干的,干得如驴似马。荣誉人家当仁不让,所以总是优秀代表。奉献我们义不容辞,因为要有大局观。前途是光明的,光明归于别人。道路是曲折的,曲折属于自己。

世人偷情是万恶淫为首,高僧嫖娼是无你我众生相。诗人靠断句成篇,作家依下半身码字。艺术是没有下线的,高雅是没有上线的,红顶子用墨水涂涂也是血色。诗赋风流之前是红绡帐里橙犹在,峨冠博带的背后是鸳鸯锦被翻红浪,阿Q只是想想秀才娘子的床就被砍头了。

每每而今迈步从头越,次次都是人或为鱼鳖。历史是谎言的层累堆积,现实是历史的循环重复。历史如飘渺之烟弥漫于身后,现实如沉重之山横亘于眼前。

撸起袖子干只是随口说说,挽起袖子看一定实际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