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为了健康,远离数学

《西江月·数学》:日日且贪欢笑,做题那得工夫。三角几何代数书,学完全无用。昨日课堂睡倒,问师“我睡何如”。只疑师动欲发怒,以手示师曰“住”!

《江城子·葛军传奇》:拿到试卷透心凉,一紧张,公式忘,似曾相识,解法却不详,向量几何两茫茫,看数列,泪千行。两小时后出考场,见同窗,共悲伤,如此成绩无脸见爹娘,待到老师发卷日,心余慌,愁断肠。

什么鸡函数、藕函数、香蕉、香梨、意面直线……真心觉得可以拍一部《舌尖上的数学》了。

原来天下最厉害的攻击方式,就是用数学公式来侮辱对方,如:得了吧您这德性还冲我嚷嚷?身高常函数体重幂函数,站着是个五阶完全图躺着是个梅氏三角形,每年被您的脸吓死的人数能排个斐波那契,人生处处都失败广度堪比朗兰兹纲领深度像π一样永无止境,拉格朗日插值恒等式都换不出您光明的前程来。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学数学死得早;商女不知忘国恨,隔江犹看概率论;两岸猿声啼不住,互相谈论倾斜度;问君能有几多愁?不定积分不会求;忽如一夜春风来,正交矩阵不会排;风萧萧兮易水寒,各种学科各种难;垂死病中惊坐起,学数学你伤不起!

三角最难搞,开方知多少。人生搞几何,性命长不了。

数学题做少,考分知多少。放学回到家,棍棒加拳脚。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这个……这个……

    欣欣5年前 (2013-12-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