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我是唱作人》,轮到曾轶可和萨顶顶登台表演时,我都会翻看手机或者做其他的事情,因为两位演唱者总是给我带来半夜看鬼片的感觉。

按毛不易的说法,两位女歌手的作词编曲包括演唱实力都是极强的,无疑我应该相信同样作为唱作人的毛不易的看法。我欣赏不了两位女唱作人的作品,只是因为其作品气质不适合我。身为外行人,喜欢不喜欢是我们自己的事,但说三道四妄加议论就贻笑大方了。

下午看新闻,有人谈论江西上饶学生被刺事件时说责任就在班主任老师,换个座位就能解决的问题非要纵容以致有此惨烈后果。我看了就觉得这是外行人在评价曾轶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