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值班、五十六朵花、你们赢了

值班的时候与人闲聊谈起现在几乎所有的老师没自习没值班的话下班立马回家,说有些班主任在学生考试后也立即就走不在班里照看照看,还回想起我们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晚自习是不安排老师值班的,多数老师吃完饭后不是在办公室办公就是在教室辅导,彼此都很感慨。大环境如此,谁也奈何不得。

高一教师全都阅卷去了,从昨晚起高一的学生就很兴奋,政教两处的老师威力太小,看来还是得将班主任留下来。

据说五十六朵花文工团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大型交响演唱会内容中充斥着文革镜头,而且用干扰党的外交路线的巨大横标作大背景。虽然我们认为如果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又被门缝夹了还被鸡爪子捣了的二货绝对不会真心怀念文革的,但在连龌龊无比的xx功都追随者的时代,出现些嗡嗡叫的青蝇倒也没什么稀奇的。何况是个少女演出团,那些女孩子知道文革是什么玩意么?

每天上网最怕见到同行因为各种原因受伤害的新闻,因为每一次的查看都是对我心头尚存的一丝再次走上讲台的念头的当头一棒。到今天为止,我相信很多同行都在心里对媒体对专家对网喷对社会说:好吧,你们赢了!

有些事情我们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些事情我们是头痛脚痛都医屁股,所以很多事情我们就在文件上在形式上劳民伤财的屁用不管的常抓不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