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觉得我们就是一块块的砖,哪里需要他就想往哪里搬。我们却不这么想,我们觉得自己即便是块砖也不是那人家的,他想怎么搬就怎么搬门儿都没有。问题是搬砖是不需要门的,无论砖是否有做砖的自觉,不过是被随意搬来搬去还是被敲打之后再被随意搬来搬去的区别。

我们觉得一本正经的话很多时候不是屁话就是废话,屁话除了云遮雾罩让人不知所谓外还臭气熏天,废话就是除了正确就是正确仅剩正确而已。我们认为自己在废话与屁话的氤氲中无论安乐苟且还是愤懑挣扎,终究逃不脱废了屁了罢了的命。有的人却不这样想,他们觉得自己那些条理清晰高屋建瓴气势恢宏之语特为启愚人心智而生,特为显尊贵与颟顸之别。

智商是我们无需关注的,难不成你还能将大脑皮层揉吧揉吧添些褶皱?情商是我们无需关注的,生存只需饿不死处事不要满世敌即可。颜值是我们无需关注的,大家都是美丑之间的大多数而已。气质是我们无需关注的,你他都是投入人海皆不见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也就无所谓一不一二不二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模子已被打碎,其实模子不过是女娲随手拾起的树枝。

硬币握于我手就是光明藏于你身就是黑暗。你将自己的硬币给我就是高尚,你将我的硬币夺取就是卑鄙。人皆此心事皆此理,故犬吠猪拱鸡捯不止。倘若挥手之间硬币和你都淡淡散去,则满世界清清爽爽。

与努力相比方向是不是更重要取决于我们在意不在意方向。如果方向是我们必须的,那么努力也是必须的。如果方向不是我们必须的,那么努不努力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努力不过是奔向于某个方向,我们不努力最终也会归于某个方向。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反过来不就是顺风顺水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