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小安的新闻与放羊生娃的循环

阎连科的小说《小安的新闻》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小安唯一的亲人爷爷去世了,家里除了新鲜、悠远、明亮外还有冷清与孤寂,于是小安买了一台期盼已久的电视。日复日一的单调劳作中,小安有了自己的梦想:上一次电视,出现在本乡电视台的节目中。

家里的母鸡下了个指头肚一样大小的蛋,他去请人家拍摄。阳光下花猫的眼睛是变色的,他去请人拍摄。鸡和山羊有了感情,他去请人拍摄。自家地里有只野鸡,他去请人拍摄。这一切都失败了。

最后小安穿着一套鲜艳夺目的橘红色运动服,爬上了村西最高最高的树,在摄像机前向乡人描述村里改革开放的形式。结束后跳落时摔死了,留下一地热热烈烈的红。

外婆家常在村口看庄稼的那个老头儿上电视那么容易,邻居家张三叔上电视那么容易,小时候的同桌上电视那么容易,然而小安为什么就那样的惨烈呢。一个满怀热情的生命在万众瞩目中消逝了,就像爷爷死在了暖暖的被窝。电视节目没有播出,忙碌的人们没有人在乎。那个清冷的院落彻底的清冷了。

生活向孤独的小安张开了臂膀,一无所知一无所有的小安却没有做好准备。不防设想,倘若小安实现的自己的愿望又能怎样呢?我想起了那个故事:有一名记者看见山坡上一个小孩在放羊,就问:小家伙,你放羊干什么?答:等羊大了卖了好娶媳妇。问:娶媳妇以后呢?答:生娃。问:娃长大了呢?答:放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