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洪救灾中,有位县领导把自己的雨衣披到了蟹农于旺田身上,此事被县市电台和报刊同时播发,随后其所在的村子得到了一个抗洪救灾先进个人的指标,最终老实巴交的农民于旺田众望所归的无可奈何的成为先进个人。这是孙春平的短篇小说《乡间选举的乐子》讲述的一件小事。

于旺田不愿成为候选人是因为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既没有有别于人的光辉事迹又不愿置身于台前,所以第一次投票时,他可怜巴巴的作揖打躬,求父老乡亲别埋汰自己。同情他的村人搞怪的将一名不务正业的赌徒选中后,他天真的忙不迭地谢这谢那。然而此次投票结果很自然的被村支书否决了,于是再次进行投票。这回正经起来的村民将所有的票投给了他,他蹲在地上把脑袋耷在裆间,垂头丧气的叨咕说,你们就骂我吧,你们就往死里磕碜我吧。诚恳木纳守旧无争的农民形象跃然纸上。

或许那位县领导只是临时起意做了披衣举动,或许那位县领导早有想法而于旺田恰逢其时。领导亲民了,亲的是谁领导是不在意也没在意的。恰如东坡诗云: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尽管于旺田享受领导的关心只是偶然,然而这样的偶然却造成了其成为先进个人的必然,上哪儿说理去呢。

读完小说,忽然想起了昨天在《温故》上看到的陈永贵的往事:50年代末60年代初,陈永贵只不过是一个偏僻山村大寨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到60年代末70年代初,陈永贵除了继续担任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外,还兼任了县、地、省三级的要职。后来还成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与马烽喝酒时陈永贵谈起他当副总理的事说:‘这副担子太重,老实说,我挑不动。可是没有办法,毛主席、周总理安排的,只能硬着头皮挑!’他说他曾向中央写过辞职报告,没有批准。

有时候,世事难料就这样。细究起来究竟是喜事临门还是造化弄人,其后回望究竟是感慨万千还是沉默无言,只有当事者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