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拙嘴笨,无志疏才。
悲观懒散,乡村庸师。

守题奴、医生教师自保

昨天晚上睡得早,今天早晨就醒得早。打开手机点开几个常用的软件看看信息,又看了会儿电子书就起来做饭:小米粥+馒头+菜。

6:20前赶到政教处签到,然后查卫生区卫生。

如果没有其它的事,第一二节课先收集数学资源已经成为积习,只是存在硬盘的和传到网盘的都很少使用。除了偶尔挑个别地方的个别题目做做,就一任它们静静地沉寂。得到了才满足得到的却不用这一点颇似那个满眼只有黄澄澄的金子的葛郎台,也许我就是个守题奴。

我们经常听到身边的人抱怨医院太黑,不管什么病都先做各种有用没用的检查。我们经常看到网上一些老师的帖子或者评论说在教学管理中对学生的学习、不良习惯、违纪一定要少说少做,眼不见为净。医生要求患者做各种检查也好,教师克制自己的作为也罢无疑都与这些年医闹校闹有关。这些年每每出现医患纠纷师生矛盾,媒体就会极尽煽情之能势,专家就会挥起法律道德的大棒,相关部门就会惩处医生或教师。谁也不是傻子,谁也不愿当冤大头,于是乎详尽的检查和病历报告就成了某些医生的自保手段,能少管就少管能不管就不管就成了某些老师的避祸之法。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