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因为咽炎向学校提出了休养的申请,于是分工的时候就被安排在了政教处,每天的工作就是课间的时候在校园里巡视或者检查学生的仪容仪表。
伸手不见五指的雾霾下我们还要游荡,河冻地硬的数九寒天我们也要坚守,便是暴雨汇成瀑布的时候工作依旧,要说这个工作也辛苦的很,但也有好处:不用在教室中与学生接触。
我不是对教书没有兴趣的人,我喜欢在讲台上的感觉,只是这两年学生老太太过年般的变化再加上自己的臭脾气一如既往,就越来越抵触上课抵触教室了。这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每周都要看三节晚自习和一节早自习,结果虽然不是自己教的学生,但自习课上各种让人厌恶至极的表现还是让我渐渐火起。终于今晚在连续提醒有人仍不以为意地情况下,我又大发雷霆了。
事实证明,我还是应该远离课堂。可眼见得女同事们一个个雨后春笋般的肚子大了起来,貌似无论如何暑假后也逃避不了再次登台了,真是想想就头疼。
只盼着多来些数学老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