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汉朝淮南王刘安服用了仙翁八公的丹药成仙后舍不得家里的鸡犬,于是将他家的鸡鸭鹅狗统统带上天。因刘神仙不谙礼数,起坐不恭,遭人弹劾,受到看厕所的惩罚。王安石有诗云:“身与仙人守都厕,可能鸡犬得长生?”

传说其实就是很久以前的瞎说,所以故事的逻辑性没必要较真。以我们凡夫俗子的眼光看来,守厕所的差事显然还不如孙大圣的弼马温(那好歹也是个小头目不是),为人所不耻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仙人毕竟是仙人,哪怕他只是看厕所甚至掏大粪的,只要下到凡间就能傲然的接受众人的顶礼膜拜。君不见《西游记》中神仙胯下的坐骑身边的小童下到凡间哪个不雄霸一方呼风唤雨!君不见伺候皇帝起居的阉宦出得京城哪个不骄横无忌飞扬跋扈!君不闻宰相门前三品官,小小的执役门房在普通的小官前耀武扬威不屑一顾者大有人在。便是今天,上级部门的一个普通的办事员出行地方,还不是前呼后拥尽享领导荣光。从相对的角度来说刘神仙这神仙当的委实有些磕搀,但从绝对的角度来说依旧值得心向往之身向往之。说到底富人中的穷人还是富人,学霸中的学渣仍是学霸。

我们常说宁为鸡头不为牛后,有时候是因为身在牛后面对的压力阻力障碍太多不利于自身发展,有时候却是因为欲求牛后而不可得。有时候我们做牛后的希望都没有,也会做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美梦。想想看,哪个生活中心头没涌现过有个有权有势的亲戚的念头呢?这就是退而求其次,既然自己连看厕所的神仙都做不成,那么做看厕所的神仙的亲戚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