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是清明节到了,不知是昨晚还是今早久未流泪的老天爷终于伤感了一回,当然也只是做做样子,泪水尚不足以打湿地面但正好可以裹着泥沙将车子污染的面目皆非。生在这个世界,有两样东西是要不得的,一个是皮鞋一个是汽车。如你所知,不管我们出门前将它们收拾的怎样油光水滑,回来后都一如既往的是卖炭翁的模样。只是皮鞋咱可以不穿,没车行路太难啊!

四月份政教处值班安排表出来了,大家照例开始考虑商量和谁换值班怎么换值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除了我和令两位男教师外,其余十五六位同事都是兼职的(还有相应的教学任务)。况且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在学校住,每个人都要尽可能的调整为对自己最有利的结果,所幸多数情况下最终的结果总能让绝大多数人满意,个别有不合适的,坚持一下就行了,只是每次都会使本来干干净净的值班表被修改的面目全非。

学校操场立起了两个新焊的足球门框,也不知是不是有什么红头文件提了要求。有人说这时候才做有些太迟了,有人说亡羊补牢未为迟晚,有人说不过是做做样子起不了什么作用,有人说怎么着也聊胜于无,这事要我说还是要积极的去看,怎么说也是正能量的。

上午高一高二放月假。月假这个词现在用起来不太合适了,因为是两个星期一放。有人说放假由一个月改为两星期是因为某家长到教育局对孩子放假时间间隔太长表示严重不满,可能是小道消息不足为凭。但如果是真的,我们对这位伟大的家长表示崇高的敬意,也希望有后来者强烈要求高中也一周一放。孩子想父母家长想孩子,我们也是既想休息也想家人。

学校门口一带堆满了家长的车和出租车,过往的车辆依旧一边呼啸而过一边扬起漫天沙尘。接了个电话,低头一瞧:靠,手机桌面图标都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