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家轶事
于旭东辑
      瑞士数学家欧拉早年曾受过良好的神学教育,成为数学家后在俄国宫廷供职。
            有一次,俄国女皇邀请法国哲学家狄德罗访问她的宫廷。狄德罗试图通过使朝臣改信无
  神论来证明他是值得被邀请的。女皇厌倦了,她命令欧拉去让这位哲学家闭嘴。于是,狄德
        罗被告知,一个有学问的数学家用代数证明了上帝的存在,要是他想听的话,这位数学家将
  当着所有朝臣的面给出这个证明。狄德罗高兴地接受了挑战。
            第二天,在宫廷上,欧拉朝狄德罗走去,用一种非常肯定的声调一本正经地说:“先
  生,,因此上帝存在。请回答!”对狄德罗来说,这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他困惑得不知说
        什么好。周围的人报以纵声大笑,使这个可怜的人觉得受了羞辱。他请求女皇答应他立即返
  回法国,女皇神态自若地答应了。
            就这样,一个伟大的数学家用欺骗的手段“战胜”了一个伟大的哲学家。
 拉普拉斯和拉格朗日是19世纪初法国的两位数学家。拉普拉斯在数学上十分伟大,在
        政治上却是一个十足的小人,每次政权更迭,他都能够见风使舵,毫无政治操守可言。拉普
拉斯曾把他的巨著《天体力学》献给拿破仑。拿破仑想惹恼拉普拉斯,责备他犯了一个明显
        的疏忽:“你写了一本关于世界体系的书,却一次也没有提到宇宙的创造者——上帝。”
        拉普拉斯反驳说:“陛下,我不需要这样一个假设。”
            当拿破仑向拉格朗日复述这句话时,拉格朗日说:“啊,但那是一个很好的假设,它说
     明了许多问题。”
            两个神童19世纪初,在大西洋两岸出现了两个神童:一个是英国少年哈密顿,另一个
     是美国孩子科尔伯恩哈密顿的天才表现在语言学上,他8岁时就已经掌握了英文、拉丁文、
        希腊文和希伯莱文;12岁时已熟练地掌握了波斯语、阿拉伯语、马来语和孟加拉语,只是
  由于没有教科书,他才没有学习汉语。科尔伯恩则在数学上表现出神奇的天才,小时候,有
        人问他4294967297是否是素数时,他立刻回答不是,因为它有641作为除数。类似的例子
      多得不胜枚举,但他不能解释他得出正确结论的过程。
            人们把两个神童带到一起,这次会面是奇妙的,现在已经无法确知他们交谈了什么,但
      结果却是完全出人意料的:科尔伯恩的数学天赋完全“移植”给了哈密顿;哈密顿放弃了语
        言学,投身数学,成为爱尔兰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家。
         至于科尔伯恩,他的天才渐渐消失了。
            数学家之死挪威数学家阿贝尔22岁的时候就对数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但并不
     为当时的数学界所接受。他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这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健康,他得了肺结
        核,这在当时是绝症。在最后的几个星期,他一直在考虑他的未婚姐的未来。他写信给他最
  好的朋友基尔豪:“她并不美丽,有着一头红发和雀斑,但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子。”虽然基
        尔豪和肯普从未见过面,但阿贝尔希望他们两个能够结婚。
          肯普小姐照料阿贝尔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在葬礼上,她与专程赶来的基尔豪相遇
        了。基尔豪帮助她克服了悲伤,他们相爱并结了婚。正如阿贝尔所希望的那样,基尔豪和肯
      普婚后十分幸福,他们经常到阿贝尔墓前去怀念他。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
        人从各地赶来,为阿贝尔在数学上的贡献向他表达他们迟到的敬意,而他们只是这一朝圣队
      伍中的一对普通的朝圣者。
            1832年5月29日,法国年轻气盛的伽罗瓦为了所谓的“爱情与荣誉”打算和另外一个
      人决斗。他知道对手的枪法很好,自己获胜的希望很小,很可能会死去。他问自己,如何度
        过这最后的夜晚?在这之前,他曾写过两篇数学论文,但都被权威轻蔑地拒绝了:一次是被
  伟大的数学家柯西;另一次是被神圣的法兰西科学院他头脑中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整个晚
        上,他把飞逝的时间用来焦躁地一气写出他在科学上的遗言。在死亡之前尽快地写,把他丰
      富的思想中那些伟大的东西尽量写出来。他不时中断,在纸边空白处写上“我没有时间,我
     没有时间”,然后又接着写下一个极其潦草的大纲。
          他在天亮之前那最后几个小时写出的东西,一劳永逸地为一个折磨了数学家们几个世纪
        的问题找到了真正的答案,并且开创了数学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分支——群论。
         第二天上午,在决斗场上,他被打穿了肠子。死之前,他对在他身边哭泣的弟弟说:
        “不要哭,我需要足够的勇气在20岁的时候死去。”他被埋葬在公墓的普通壕沟内,所以
   今天他的坟墓已无踪迹可寻。他不朽的纪念碑是他的著作,由两篇被拒绝的论文和他在死前
        那个不眠之夜写下的潦草手稿组成。
      数学家的问题费马是17世纪法国图卢兹议会的议员,一个诚实而勤奋的人,同时也是
        历史上最杰出的数学业余爱好者。在其一生中,他给后代留下了大量极其美妙的定理;同
      时,由于一时的疏忽,也向后世的数学家们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费马有一个习惯,他在读书的时候喜欢把思考的结果简略。有一次,他在阅读时写下了
    这样的话:“……将一个高于2次的幂分为两个同次的幂,这是不可能的。关于此,我确信
        已发现一种美妙的证法,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这个定理现在被命名为“费
     马大定理”,即:不可能有满足xn+yn=zn这就是费马对后世的挑战。为了寻找这个定理的
        证明,后世无数的数学家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但都败下阵来。1908年,一位德国富
     后,数学家们奋斗了300多年,还是没有证出来。但这个定理肯定存在,费马知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