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爱

黄昏,太阳把金色的光斜射在因秋天的到来变成黄色或红色的树叶上,把它们镀上一层诱人的金色。

在普林斯顿高等科学研究所附近的林荫小道上,有两个人在散步。一个是长头发凌乱,穿件旧黑夹克,许多人在报章杂志见过他的相片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另外一位是衣服穿的很整齐,态度有点拘谨的逻辑学家——哥德尔(Kurt Godel)。哥德尔是第一个数学家证明存在一些数学命题用能接受的严密数学方法不能证明或否证它们的正确性。

爱因斯坦和哥德尔用德文夹杂着一些英文交谈。他们谈论的不是物理、数学或哲学的问题,而是有关于人类的前途的问题。

“今天我听到奥本海默博士(J. R. Oppenheimer,美国著名物理学家,在战时主持制造原子弹的工作,1947年起做普林斯顿高等科学研究所所长),讲他在第一次观察原子弹成功试爆时,激动地写了这样的诗句——

假如一千颗太阳的光焰,

突然都迸射到天空,

那就会像是——

至尊的神底光辉。

原子弹的威力真是巨大啊!它的力量实在令人震惊。”

“奥比(奥本海默的昵称)可能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他离开若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美国第二次大战前研制原子弹的秘密基地)。他是担心以后所有比原子弹威力更大的武器会制造出来,如果以后国与国之间的争执是用战争来解决,这一类武器是会对人类生存产生极大的威胁。”

“前几天我听到封奈曼(John von Neumon,数学家,参与制造原子弹的计算工作)说,乌朗(Ulam,波兰数学家,被封奈曼请去阿拉莫斯一起从事制研原子弹)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之后,知道这新式武器杀伤这么多人,心里产生罪恶感,他说如果他有日本女下人在这时期用毒药把他毒死,他也不会对她怨恨。”

“我是担心啊,人们不会从历史汲取教训。我们这时代最大的问题是人类分成两个互相对敌的阵营:‘共产世界’和‘自由世界’。我对‘自由’和‘共产’这两个词的意义很难理解,我想用‘东方’和‘西方’的权力冲突来说较好。”爱因斯坦这时用手比划一个圆球来说明:“可是我们地球是圆的,这样‘东方’和‘西方’的真正分野也不太清楚。”

“博士,你不久前对美国记者说你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是怎样的情景,但是你知道第四次大战人们将只用木棒和石头当武器,你是真的这么样想吗?”

“唉!我是这么想,我可能当时还乐观想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地球还有残存的人类。情形如果更坏,地球可能什么都不剩了,那时再没有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人类几千年来辛辛苦苦创造的文化就要烟消云散。”

“这不是一个很可怕的前景吗?”

他们停了下来,看那准备沉下去的如血的残阳,黑暗就快要笼罩整个大地。树林中的空气是带点寒意,爱因斯坦把他的夹克衣领拉紧,他感到有些寒冷。

“咳!如果我死前人们想听我的话,我想说的是请记住席勒(德国诗人)在《欢乐颂》写的 Alle Menschen werden Bouder(德文:所有的人类都是兄弟),他们应该相亲相爱,为了下一代,要学会不意气用事来处理问题,要以全人类而不是一个小集团的利益来着眼。不然,历史会咒骂和惩罚人们的。”

爱因斯坦死后的一万年……

这是爱因斯坦死后的一万年。在这一万年,世界经历了许多变化。让我们看看这一万年之后地球的样子吧!

就在美国现在科罗拉多州的地方,科罗拉多山脉的东侧是一片草原,在那里是有一些野牛在聚集奔驰,有一群猎人在用弓箭追捕野牛,野牛提供人们肉食,它们的皮毛是冬天人们御寒的衣料。

有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正在往山脚的一个洞窑走去,女孩对着少年说:“科博科,妈妈说我们不许进这黝黑的洞窟玩。你怎么带我来这里呢?”

“班卡,不要害怕,这里没有太多的蟑螂,不要怕。我告诉你我发现了两个奇怪的东西,我现在带你来看。”

少年进洞后用打火石燃了沾有野牛牛脂的草扎的火把,然后把一个堆满石头的墙推倒。“班卡,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咦!好奇怪哦!好像是两个人。为什么这两个人不会动呢?科博科,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班卡,这不是人,你摸摸他们的身体是硬梆梆的像石头。我发现他们已经15天了,他们最初埋在沙土里,我每天一点一点的把埋在他们身上的沙土搬掉。现在他们的身体完全显露出来。”

“这是不是老爷爷讲的在‘黑暗时代’里的人呢?”

我们都变成“出土文物”了

“我不知道,我想不是。因为如果是人埋在泥土,最后只会成为一些骨架子,没有人的外型。”

科博科用火把敲敲他的发现物的胸口,“啪!”一声,这发现物的两眼突然发出两道光来,整个手脚发出“卡卡”的响声并移动起来。

“妈啊!”班卡吓坏了,哭叫着跑出洞外,科博科也丢了火把跟在后面窜出洞外去。

里面的“怪物”竟然会说话:“我好久没有动弹,身体都快生锈了。现在让我发动G-5号。G-5号,你该醒醒过来。”

“噢! L-10号,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怎么好像很久没有活动。噢!对,我记得那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大震动,大量的沙石滚滚下来,我们就被沙土活埋起来。”

“你知道我们被埋了多久吗?根据我身上的原子钟的记录,我们埋在地下已经是一万二千四百五十七年了!”

“老天爷!真的这么久吗?!还有我们一些兄弟呢?我想他们也是埋在这里的地下,要不要我们把他们挖掘出来?”

“好的!我们试试看。让我们找一些工具看能够找出那一些兄弟像我们一样是还埋在泥土里的。我们真的是成为‘出土文物’了。G-5号,你能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吗?”

“我的印象是在这大震动发生前,找我作精神治疗的兵士增加许多,你知道我的身分是‘精神治疗宗教师’,不同人有不同的信仰,他们只要在我胸前的钟盘上选了他们所隶属的宗教信仰,我们能以他们的信奉的教义和他们对谈。我记得在这之前的一个月,一位将军来找我倾述,他是一个基督教徒。他说他感到压力重重,他说一场风暴快要来了,国际局势非常的紧张,他说他担心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上帝对世人震怒,要用最重要的灾殃来击杀人们。我对他说耶和华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赦免罪孽和过犯,信他的人被荣耀充满。就像大卫的诗所说:‘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门,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像老鹰一样返老还童。’”

“我还记得事发的前一天,有一位信奉佛教的黑人上门来找我,他说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每一天晚上都要承受同样梦魇的苦恼:许多许多人赤裸身体、被天火烤炙而哀嚎,到处都是地狱的烈火。他感到痛苦,因为他无能为力,他说在一场战争爆发,虽说他的信仰要他不可开杀戒,可是他的工作会杀害千千万万的人,他问我怎么办?我对他说:‘心外无佛,佛即汝心。身心虚幻,微尘生灭。’我叫他常念阿弥陀佛,可到西方极乐世界。释迦牟尼说,过去有许多劫,未来也会有,来无所来,去无所去,无灭无生,当存光明之心,方能进净土。”

“我是比较好,我只掌管图书资料,不需要处理人类复杂的心理问题,还好你只是机器人,如果是人要处理那么多的复杂心理治疗,我相信你最后可要飞进杜鹃窝里休息了。好!我已经发现这里有一些弟兄在底下,请你过来这里帮我挖掘。老天爷,我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在这么多年还能保持工作技能?等一下,我建议我们出去看看,了解一下现在人们是怎么样生活。”

科博科和班卡跑到一个坐落在溪涧旁的部落,他们大声的喊:“救命!救命!怪物!怪物来了!”

原来在溪涧旁打鱼及在屋里缝制皮衣的男女都跑出来围拢科博科和班卡。人们惊慌的问:“什么怪物?什么怪物?”科博科把他们早上在洞窑的情况复述一遍。

全村年纪最大的“黑熊”老爷爷说:“不要怕!年青人聚在一起,大家用木棒和石斧武装起来,我们到山上去看。妇女和儿童留在村里不要出外采果实,留下几个壮汉保护老弱。我们出发!”

一群人在科博科的带领之下往科罗拉多山脚走去,科博科形容他所见的怪物有两个:有四方形的头,长方形的身体,脚是椭圆形有圆轮,全身冷冰冰,没有鼻子,耳朵和嘴巴,头上有三个尖尖的突出物。

“小心!小鬼,如果这是你的想像来胡扯和欺骗我们。我会把你吊起来用皮鞭抽你一顿。”一个名叫“野猫”的大人恶狠狠地恐吓科博科。

可是等他们到了山脚时看到的景象却是不一样,共有九个怪物在洞口。“黑熊”老爷爷叫大家不要靠近,让他代表大家去和这怪物交谈。

机器人群

“黑熊”走到机器人群前,大声说:“我是安卡族年纪最大的人,我叫‘黑熊’。我们世世代代像白杨树长在这大草原上,我们要靠草原的果实和野牛的肉来供养才能繁殖,我们冬天要忍受那咬人的寒冷,夏天夜晚要躲避成群的蟑螂的侵袭。我已经过了许多的、也看过了不知多少次星辰的转移。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们。请告诉我,你们是谁?你们是谁?你们是从那里来?到那里去?你们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敌人?你们为什么吓坏我们的孩子?”

L-10号那个最早被科博科发现的机器人伸出手来。“老天爷!你们还讲英语。只不过比我们讲的还简单些。让我说吧!我们是机器人,我们不是人。我们是很久很久的年代由人所发明的一种有智慧的机器,我们是第七代的电脑再加上一些机械组合成的能思考、能替人类工作的机器。”

“什么是机器?会思考的机器是什么东西?我不明白?我也不懂你说的东西?”“黑熊”老爷爷说。

G-5号对L-10号说:“看来人类在这一万年来是没有进化,反而是退步了。他们生在这土地上,却连万年前21世纪的科技发明也不知道。老天爷,这是怎么一回事?”

倒退的岁月

L-10号再尝试的解释:“黑熊老爷爷,我们是人所制造的东西,就像是小孩用泥土插制的玩具,可是我们会说话和思考,不像泥土的玩具不会思考和说话。我们是人的朋友,就像是你们养的狗,是你们忠实的朋友。我们是为人类服务,我们不会伤害人们。老爷爷,你能告诉我们,你们是怎么生活的?”

“好!我们把我们的日子和故事画在石头上,请你们和我一起去里面的洞口。“野猫”你们留在洞外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进来,让我先告诉他们我们的祖先和我们的日子是怎么样过的。守好你们的位置。”

“黑熊”走进洞里,转进左边的一个弯道,来到一个很大的洞窟,九个机器人的眼睛像强光的手电筒照得岩洞闪闪生辉。“黑熊”走到一面墙说:“你们看,这是记载我们生活的画,上面画的那个人是我少年时第一次单身杀死一只野牛的情形。我们的祖先以前是住在穴洞里,后来才迁出到草原上生活。”

My God! 人类是从穴居生活,进入狩猎社会,再发展成农业社会,最后演变成工业社会。可是我们现在的景象却是过去的狩猎社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说人类社会是倒退吗?我们原来是生活在21世纪的科技先进的美国,我们是在一个贮存核武器的秘密地下军事基地里面,那里有空调设备、有能运行每秒二亿次运算的‘超电脑’、有机器人和人一起工作。那里的一个白痴都比这里的人智力显得高些。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L-10号喃喃自语。

G-5号对老爷爷说:“老爷爷,你们有没有传说——就是以前的老人对年青人讲,年青人长大变老之后再对年幼的人讲的故事,讲很久以前的日子是怎么样?”

“啊!那过去很久的日子。据老人说:在那遥远的年代,这里是积满了千年寒冰,在积寒冰之前,草原曾经是住满了人,可是这些人却是不听伊阿卡大神的话,做了许多伤伊阿卡大神心的事,大神用火把地上的生物烧掉了,这场大火把天空都罩在一个烟幕之下,太阳由红变黄最后都看不见了。这时地上刮起了寒风,所有的树木花草都死去了。整个地面变成冰冷,一向清澈欢唱的河流都不会流动,变成了咬住岩石的冰块。

伊阿卡大神有一个女儿叫班卡,她看到这样的情形就痛哭。”

“班卡!是不是科博科的妹妹?”G-5号打岔。

“啊!不是!我们把班卡看成我们的母亲,以后我们的女孩有许多取名为班卡,你说的班卡是那个叫‘野猫’的孩子,所以我们也叫她‘野猫班卡’”。

班卡对伊阿卡大神请求:“爸爸,请你让湖水清醒,请你让鱼在溪涧里跳跃,请你把地上回复鲜绿,请你让繁花开遍在草原上,请你让人回到他们原来的地上。请你让天空的星星再闪烁。”

可是暴躁的伊阿卡大神不听,他说:“让这些从泥土中来的贱东西回到泥土中去,我对他们太失望了。”

班卡不断的哭泣,天空上交叉着闪电,轰轰的雷声震破了烟幕,班卡的泪水化成倾盘大雨冲洗地面,最后她死去了,她的皮毛覆盖大地变成了花草树木,她的心变成了太阳照耀大地,给生物无限温暖。她的眼睛化成了千颗万颗的星星,就是在黑暗的时候,那温柔的光给人们带来了慰藉。

人们开始从洞穴出来,可是他们的寿命却缩短了,他们很衰弱,很快就会死亡。而这时可怕的蟑螂却大量的繁殖,在夜晚的时候,他们来咬噬我们,我们吃了被它们动过的食物,我们就会得一种‘痛痛病’,人们会在很痛的情况下死去。”

G-5号!老爷爷讲的传说是一场核战争之后浩劫的真正情形。他讲的人们寿命的缩短是受辐射的后遗症,而蟑螂这种几千万年来就生存在地面的昆虫却因其他鸟兽的死亡,以及能抵受辐射性而大量繁殖。他讲的‘痛痛病’,实际上是癌症。我的佛祖,大慈大悲的佛祖,你不能超度他们吗?我的上帝,你既然能牺牲你的儿子耶稣让他为人赎罪,你就不能再派一个救世主来救他们吗?”

L-10号,请不要激动,人们制造我们是要我能理智的工作和思考,而不是像人类那样感情冲动行事。现在我们九个机器人只有你我两个是属于高级有智慧的机器人,我希望依靠我们两人的智慧,我们是能使这些人改善他们的生活。”

“我想问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来?在那里是怎么样的生活?”“黑熊”老爷问。

“好的!我请你把在外面的人们请进来,让我在里面告诉你我们的时代和我们的世界是怎么样子。”G-5号说,一面请另外七个机械人用他们手上的激光装置把另外一面石壁用激光打成光滑的像一块平坦的黑板。”

“黑熊”爷爷和其他人看到石屑在激光的打击之下纷纷剥露及发出火光感到害怕和惊异。“你们是不是神?为什么火的闪电能从你们的手中出来?”

“不!请你们不要害怕,我们不是神,也不是从你的伊阿卡大神那里来。我们是像木棒和石斧一样,都是人们的工具。可是我们和木棒和石斧不一样,那些东西不会说话,不会想,而我们却会想和会像人一样的工作。

“我们生活在‘黑暗时代’之前,那时人们在我们身上储存了‘原子能贮电池’,因此我们可以日夜工作,我们的寿命可以是几百年至几千年,如果换了‘原子能贮电池’及一些损坏的零件,我们在理论上可以说是永生——那就是有无穷的寿命,这是创造我们的人类对自己所没办法做而却又是他们所梦想的事。”

“什么是‘原子能’呢?”“野猫”问G-5号。

“啊!我忘记了你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我要怎么样用三言两语让你们明白呢?让我讲过去日子的故事,这可能要讲三天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