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史家钱宝琮

李约瑟推崇钱宝琮是数学史家中杰出人物

钱宝琮(18921974),浙江省嘉兴县人。他是中国数学史专家。在1908年,他抱着“科学救国”的愿望考取浙江省公费留学生,到英国伯明翰大学(Birmingham Univesity)学土木工程,那时才16岁。191119岁时,获得工程学士学位回国。27岁才开始对中国数学史产生兴趣。

他生在1892529日,1971年中风,1974年元旦病情恶化,197415日逝世。去世后骨灰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英国中国科技史家李约瑟(Joseph Needharm)在他的巨著《中国的科学与文明》一书里谈到数学的部分对他推崇万分:“在中国数学史专家中,有两个杰出人物,一个是李俨,一个是钱宝琮。钱氏的著作,在量的方面虽不及李氏多,但同样是优秀的作品。”

桃李满天下

钱宝琮从1913年起,先后在江苏第二工业专门学校、上海南洋公学(交通大学的前身)、南开大学、第四中山大学(后成为中央大学)、浙江大学执教,直到1956年止,由教员、副教授升至教授,前后40余年,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成名的有:陈省身、申又枨、江泽涵、孙泽瀛、程民德、张素诚等。

中山装和西装一样好

他业余从事中国数学史研究,并对古代天文、历法有研究。从1921年开始,在《学艺》、《科学》等杂志发表对中国古算研究的论文,19321933年相继出版《中国算学史》(上卷)、《古算考源》等著作。

他从英国回来之后,不再穿西装。在当年,许多国人以穿西装为时髦,可是他却认为中山装和西装一样好,他到外国留学是为了学习科学知识,而不是为了学习西方的生活方式。

撤退大西南

193711月,日军侵占嘉兴,家被烧毁,他二十多年收藏的二百五十多种古代数学书全被烧尽。1946年,他在回忆时写了这样的诗句:

丈夫不得志,但有书作伴。

虽非群玉府,涉猎见璀璨。

丁丑倭寇深,四海蒙国难。

兵氛满家乡,流亡空里闬。

吾庐乃焚如,烈焰何人煽。

最怜环堵书,弃置任凌乱。

网罗垂廿年,缥缃毁一旦。

善初鲜有终,多聚不如散。

去国日悠悠,回望再三叹。

余年二十七,始读《畴人传》。

象数学专门,不绝仅如线。

千古几传人,光芒星斗灿。

每获算氏书,什袭森爱玩。

册府宝元龟,残帙备明算。

集成历法典,史志赖贯穿。

编目若水齐,辑遣海山馆。

珍本或丛残,故纸多断烂。

同具汲古功,奚为分畔岸?

九数培本原,四元畅条段。

钻研意颇严,创述迹重按。

尚论昔贤踪,文献得殊观。

自谓坎井乐,一壑希久擅。

所撼闻见窄,未能破万卷。

搜奇日有异,积薪更何惮。

不图天压之,藏舟遁夜半。

群籍古无存,一辞谅难赞。

久客坐蹉跎,东归增愤惋。

饮啄愧残生,杜陵有明断。

钱宝琮在1927年参加筹建第三中山大学文理学院,这是浙江大学的前身,并担任首届数学系系主任。以后长期执教浙大二十多年,和苏步青、陈建功共事。

8年抗日战争时期,他和校长竺可桢一起,被迫四次西迁到内陆。他们曾到过江西的泰和,广西的宜山及贵州的遵义、湄潭等地。当年竺可桢校长带领七百多位师生,艰苦万分,每到一地,因地制宜,或在破庙、山洞开课。竺可桢校长任劳任怨,为学生、老师的生活安全而操心,却无暇顾及自己和家人,他的夫人张侠魂就是在泰和时患恶性痢疾而逝世。他不止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记载着教师家眷的人口数,及生活有无困难,对于民间疾苦也关心。到了赣江上游的泰和,知道江水年年泛滥危害百姓,就发动土木系师生一起建造一条防洪长堤,制服水患。在宜山住下,日军在校舍投下了一百多颗炸弹,竺可桢提出“求是”作为校训,要学生有奋斗、牺牲、革命和科学精神。

建立“东方的剑桥”

1944年,李约瑟博士两次到贵州湄潭参观考察浙大的科研情况。他对钱宝琮甚为敬重,对中国人民在那么困苦的日子,还能从事科研教学,并且获得优秀成果极为称赏,他说浙江大学是“东方的剑桥”。

钱宝琮教书善于启发学生的思路,能把枯燥无味的数学,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再加上幽默的语调,把它讲得生动有趣。

他对学生要求严格,好学生、好的学习方法及解题方法,一定在课堂上表扬。对一些学生,学习马虎,写错别字,文法不通,他会不留情给予纠正及批评。平时与学生接触,平易近人,有说有笑,关心他们。

1941年,在贵州湄潭过的日子真苦,大家是靠地瓜(红薯)蘸盐巴过日子,而他要养老母及七个儿女,全家十口,只靠一个人的工资维持。他当年写了一首《煨红薯》,今天读来仍觉得高风亮节:

甘脆肥脓肠腐,淫邪奢侈身煎。

此日当共艰苦,养生还需养廉。

何不回家吃煨薯,温淳细腻味香甜。

手灼热,口流涎,

晚食先逢可口,充饥十足安全。

教学讳言新义,讲坛敷说陈编。

任尔金针度与,总如投石深渊。

何不回家吃煨薯,温淳细腻味香甜。

下教室,莫留连,

老母倚闾候望,呼儿自取炉沿。

天下滔滔皆是,时艰泄泄无然。

回顾他家恩怨,要全自己性天。

何不回家吃煨薯,温淳细腻味香甜。

风飒飒,雨绵绵。

闭户自尝珍味,会心不落言筌。

有时兴来访友,主宾让座推迁。

商略湄红潭绿,诙谐北陌南阡。

何不回家吃煨薯,温淳细腻味香甜。

风窗下,行灶前,

适意原足千古,谁谙礼数周旋。

懒残煨芋衡岳,李泌异而问焉。

胜地高人雅事,偏为名利拘牵。

不如在家吃煨薯,温淳细腻味香甜。

此时乐,不羡仙,

且喜天伦共叙,遑论贵贱他年!

阿三晚温唐史,阿四知慕宋贤。

元儿勤习象数,年轻未解穷研。

山妻捧出煨红薯,温淳细腻味香甜。

书桌上,油灯边,

分食每人半个,夜凉肚暖安眠。

无书无米的艰苦日子

在避战祸的日子,自己所藏的珍贵书籍被日本人炮火毁于一旦,他写了《无书叹》一诗:“西征客似打包僧,维护巾箱力不胜。汲古苦无深井绠,守残空对短檠灯。关山万里成何事,著述千秋愧未能。犹有闲情亲笔砚,推敲诗眼学模棱。”

苏步青当年写了一首《水调歌头》给他:“白露下湄水,早雁入秋澂。桂香鲈美时节,天放玉轮冰。求是园中桃李,烟雨楼头归梦,一十五年仍。何物伴公久,布履读书灯。西来客,吟秀句,打包僧。文章溯古周汉,逸韻到诗朋。好在承欢堂上,犹是莱衣献彩,瑞气自蒸蒸。回毂秀州日,湖畔熟莼菱。”

1940年,他写了《吃饭难》的诗:“黔南物力艰,生计慎挥霍。迩来困征输,物价龙腾跃。旅食至青岩,米贵不亚筑。谁怜臣朔饥,委顿侏儒禄。五人共膳食,日计升半粟。何以佐白粲?四簋一羹臛。太常多齐日,下箸厌蔬蔌。白菜黄豆芽,番薯胡芦菔。点缀肉零星,量少味自薄。相互劝加餐,努力果吾腹。五人月百金,肥甘尝不足。有家固多累,无家累更酷。故人具鹅黍,推食食茕独。欲使饕餮徒,染指鼎中媟。风味本家常,哺嗓叨口福。主人殊殷勤,难为客不速。时或过酒家,开樽招近局。翁意不在酒,而在鹅与肉。 胾和椒麻,烹制拟巴蜀。食单无多味,遑论备珍错。所费已不眥,即此难频数。长安居不易,其病在征逐。今之声色场,无以娱耳目。徒为糊口计,遭遇乃穷踧。明年舍之去,还就浙水曲。置我莼鲈乡,饮膳恣所欲。”

这里所写的,与他在1949年写的:“最怜教育家,有似丧家狗。”对曾经经过那段流离困苦的人来说,回想起来还是令人心酸。

战后的日子

战后工作条件有改善,他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系列介绍中国古代数学成就的文章,还定期从杭州浙江大学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去讲授中国数学史。

后来竺可桢当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极力推荐他到自然科学史研究室从事数学史研究。1956年他来到北京,成为一级研究员,先后发表重要论文10余篇。著有:《中国数学史话》,《算经十书》(校点),主编《中国数学史》、《宋元数学史论文集》。他平日除了从事科学史研究工作,也到北京师范大学作学术报告,后来这些讲稿就成为《中国数学史话》的材料,只要有机会能作中国数学史宣传普及的工作,他一定会不辞劳苦的去做。

可是在文化大革命时,他主编的《中国数学史》受到极为苛刻和不当的批判,1969年底被疏散至苏州长子家,二年后中风卧床不起。197415日壮志未酬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