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彼此都讨厌对方

因为自己从来不用化妆品,所以我对那些浓妆艳抹的人多少会有些抵触。眉眼就长那样了,有啥可抹來蹭去的。因为自己对衣服的定位是遮羞御寒,所以我对那些奇装异服或者天价的衣物总觉得不可理解,穿上着啥衣服你不还是

放不下的大和尚们

五莲二中事件在当地贴吧里争吵的热烈激烈,大家似乎都有理大家似乎都带着情绪。如我之辈静静地看着不愿发言,既不想说话也无话可说。三两只蛤蟆在台上刮躁,呜哇呜哇地吵嚷着自己的丰功伟绩,也不知台下的会怎样的尴

境遇不同的曾轶可和张云雷

前些天歌手曾轶可过边检的时候不配合检查并对民警爆粗口,随后在微博中连发九张曝光民警照片,此举引发舆论批评。最后其为自己的不当言行道歉,其后续商演被主办方取消,其在某综艺节目中的镜头也被减掉。前两天青岛

那些作假的武术大师与高手

拜各种掌门和大师所赐,武术从神乎其技到贻笑大方没用多长时间,以至于现在一有振奋人心的比赛,如我之辈第一反应是怀疑赛事的真实性。关于点穴的:近日一则比武直播引发网友关注。直播中,一身穿湖蓝色短袖、长裤的

或许墙是不分内外的

我没有看到墙,然而知晓它的存在。就像欧几里得的平面,摸不着但疑不了。墙不是好东西,因为它让人心动,所谓一枝红杏出墙来。墙不是好东西,因为它让人心痛,所谓多情反被无情恼。墙不是好东西,你揪着心提着胆望眼

给你点儿气氛,我就看看

经常看到某些企业员工在门口摆造型拍巴掌喊口号,然后似乎是斗志昂扬地流向各自的岗位。每每此时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以前玩过的游戏《红色警戒》中一堆堆廉价的小兵,我们只需轻点鼠标,他们就会前仆后继地奔赴死地。我

刚刚看完了《我是唱作人》的复活赛

刚刚和女儿一起看完了《我是唱作人》的复活赛。八首歌曲中最好的是金志文的《山草》,这首歌将倔强渺小的山草写得有些味道,听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帕斯卡尔的名言: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

外星人背着你在夜间飞行

媒体上说湖南省有父子三人,不仅相信有外星人,还“受外星人的委托”,修建了它们在地球的落脚地,取名:外星人科研站。我记得多年前央视的《走近科学》播的一期节目《谁在背我飞行》,说是30年前一农民前一天晚上

喜事临门还是造化弄人

在抗洪救灾中,有位县领导把自己的雨衣披到了蟹农于旺田身上,此事被县市电台和报刊同时播发,随后其所在的村子得到了一个抗洪救灾先进个人的指标,最终老实巴交的农民于旺田众望所归的无可奈何的成为先进个人。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