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己之昏昏使子噩噩的家长

这两年各类国学学校或者培训机构爆出的教育教学方式手段颇让人大跌眼镜,刚刚又见到了9岁男童上国学学校后死亡的新闻,文章中涉及到的玉琨学校的做法着实让人惊诧。学校官方网站介绍:作为一所以国学文化为特色的学校,玉琨学校用国学教育净化学生的心灵,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的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的心智”。可能是我自身缺乏国学的熏陶,我很怀疑在社会大环境下国学净化学生心灵的可能性,也很怀疑对净化心灵来说国学的

- 阅读全文 -

欲为牛后而不可得

据说汉朝淮南王刘安服用了仙翁八公的丹药成仙后舍不得家里的鸡犬,于是将他家的鸡鸭鹅狗统统带上天。因刘神仙不谙礼数,起坐不恭,遭人弹劾,受到看厕所的惩罚。王安石有诗云:“身与仙人守都厕,可能鸡犬得长生?”传说其实就是很久以前的瞎说,所以故事的逻辑性没必要较真。以我们凡夫俗子的眼光看来,守厕所的差事显然还不如孙大圣的弼马温(那好歹也是个小头目不是),为人所不耻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仙人毕竟是仙人,哪怕他只是

- 阅读全文 -

与猴子无异的选择

有这样一则小故事:在某次考试中,一名教师为了将学生区分成优等生中等生后进生三组,设计了一些只有优等生才能答对的问题,于是试题有些难。最后总分为100分的考试,全班平均分为72分。学校最终的考试成绩是以A、B、C、D划分的,学校一般会将平均分作为等级B或B+的划分依据,所以具体的平均分分值对学生的成绩其实没有任何影响。尽管如此,学生却对这种考试方式很愤怒。后来教师将考试总分从100分提高至137分。

- 阅读全文 -

张仲银—一个落寞的鼓动者

李锐的中篇小说《北京有个金太阳》描写的是:大学毕业后的张仲银学习回乡青年邢燕子到一个偏僻山村做了一名乡村教师,他会唱歌,会吹口琴,满嘴毛主席诗词,几次三番努力率领村民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却都劳而无功。村里出了反动文字案,他主动投案入狱八年。出狱后,曾经的激情信仰斗志消亡殆尽。在山村里,学生稀里糊涂的跟着张仲银唱《北京有个金太阳》,家长们则欣赏的不是孩子的歌声,而是老师的威严。在山村里,张仲银领着

- 阅读全文 -

神采飞扬的孤家寡人

石一枫的中篇小说《特别能战斗》的主角是毕生都在义无反顾斗志昂扬的苗秀华:文革的时候苗秀华为了保护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与别人斗。在工厂上班的时候她和领导斗和同事斗,和她看不惯的一切行为斗。退休后苗秀华搬进了一个新小区,开始了和不良物业公司的斗争。赶走物业后成为业主委员会主任的她又因管理水平低和曾经的盟友业主们战斗。紧张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她的亲人却已然生活在别处。阅读的过程中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与天斗其

- 阅读全文 -

最终一切都会失去

无论是在家休息还是单位上班,如果忽然停电了,大家普遍的感受是这日子怎么过啊。没有了电,切断了网的世界就像美丽的风景画变成了单调的黑白片。一个个百无聊赖,一个个坐立不安,一个个心浮气躁,一个个度时如年。艰难总是短暂的,一旦有了电通了网就像上帝说出了要有光,昏昏欲睡的骤然眼角眉梢都是笑,魂不守舍的打了鸡血般斗志昂扬,病恹恹的神态一扫光。电是我们离不开的,手机是我们离不开的,汽车是我们离不开的,城市是我

- 阅读全文 -

生活依旧在别处?

徐则臣的小说《南方和枪》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花街上的猎户高桑是妓女青蓝的的情人。政府在收缴枪支刀具,于是高桑经常要东躲西藏。花街上的男人都忙着外出打工,青蓝的生意日渐惨淡。去了南方的姐妹不时打电话要青蓝走出花街,青蓝为到底是去南方寻找新机遇还是留下来同高桑厮守而举棋不定。在青蓝即将出海远行的时候,固守猎人身份的高桑以自残的方式挽留住了青蓝。对青蓝来说南方的诱惑是强烈的:大城市的钱像大雪一样从天上

- 阅读全文 -

人教社论坛关闭了?

刚刚无意间点了人教社论坛的网址却发现网页无法打开了,查看百度快照是一月份的,也不是正常页面,似乎论坛已经关闭了。 曾经的红火热闹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这些年的帖子及在线人数一直少得可怜,但其关闭依旧让我等曾经的常客唏嘘不已。

- 阅读全文 -

从我做起不难,从现在做起不易

好长时间没看过电影了,前天无意间和女儿说起打算看《流浪地球》,女儿就热心的帮我查各影院的排影情况。看了看价格,咂了咂牙花子,犹豫过后还是从网上下载看完了。虽然家附近就有几所电影院,但我没怎么去过。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就是在此上面花钱我一向小心翼翼。喜欢听的歌曲就用破解的客户端下载,想看的片子就到网上搜寻下载,这样的行为让我的闺女很不耻。在她看来,想听歌曲就开会员想看电影就去影院,这样的行为让我很心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