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渐长大的小乖0304

因为以前姐姐亲昵小乖的方式就是拧拧嘴巴、亲亲嘴巴或者搞怪的逗一下,所以小乖总是说姐姐破,姐姐不好。现在姐姐越来越喜欢小乖了,有更多的方式和小乖亲近了,每周有几天见不到姐姐时小乖就会说想琳琳姐。我再问小乖姐姐好不好时,小乖会说姐姐好,姐姐给我买奶片。要知道,姐姐可只给她买过一次奶片的。以前,小乖对积木没兴趣,每次我们搭起来都会被她一掌推倒。这两天,她自己有意识的拼接图形了。从超市回来,小乖总想将湿巾

- 阅读全文 -

自己转化《小猪佩奇》中文MP3

小乖唯一喜欢的动画片是《小猪佩奇》,在电视上看太伤眼了,就想给她播放音频的。在网上搜索了一番,提供视频文件的不少,音频的要么是收费的,要么是英文的,还有的挂着羊头卖狗肉(说是中文其实还是鸟儿语)的。有一个音频网站提供在线收听,在谷歌浏览器上用开发者工具查看了一下,发现其格式是m4a的。这东西即便批量下载下来也还得进行格式转化,更何况看其音频地址还不是连续的,于是放弃。忽然想到年前曾下载过《小猪佩奇

- 阅读全文 -

日渐长大的小乖0208

外出前姐姐在屋里修眉化妆,正涂口红时被闯进去的小乖看到了,耳边立即想起了“妈妈,姐姐画嘴”的报告声。看了好一会儿《小猪佩奇》了,小乖依旧不想离开。妈妈自作主张的关闭了电视,小乖没显示出强烈的不满,在妈妈一般说小乖该睡觉了一边要抱她时,她却扭头向我,带着委屈的强调说:爸爸抱,我想爸爸。以前小乖最爱看的电视节节目是《贝乐虎儿歌》之类的幼儿歌曲,后来就变成了《小猪佩奇》。今天又看了几集后,小乖要我找别的

- 阅读全文 -

抢包中的沉默的大多数

你发了红包,我抢了红包。你得到了发包的满足,我得到了抢包的幸福。或曰:反之如何?答曰:我将失去抢包的快乐,你将失去发包的欢畅。你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享受了排山倒海的恭维,因为你发包了。我是一棵没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因为我是抢包中的沉默的大多数。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伸手,抢下每一个红包。枝头的柿子红了,点燃了我美好的回忆。群里的红包没了,掠过你我沉沉的叹息。这是一个庸常

- 阅读全文 -

狗日的不是粮食是世道

刚刚看了刘恒的《狗日的粮食》,小说描述的是上世纪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天性纯良甚至懦弱的光棍杨天宽用两百斤谷子换来一个女人瘿袋,这个女人为了粮食或者其它吃的东西想尽一切办法,费尽各种心机,最终因为粮食证的丢失击垮了其生存下去的勇气,村人和家人却在她的丧礼上吃得猛而香甜。被卖过六次的瘿袋是强硬勇猛的,在极端的困境下,她忘记了自己是女人,变得比男人还男人。她将欺负自家男人的村干部骂的不敢露脸,她推碾

- 阅读全文 -

日渐长大的小乖0128

早上抱着小乖在客厅转悠,小乖说:“我玩儿,不看佩奇”。虽然有些奇怪那么喜欢看小猪佩奇的小乖怎么主动说不看佩奇了,我还是顺口好的,不看。熟料如是几次后,小乖竟然要哭了,喊着要看佩奇。我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误解了小乖的意思,她其实想表示的是自己要看佩奇啊!姐姐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我要小乖告诉姐姐别玩儿手机了,小乖很听话的走到姐姐身边说:“大姐,别玩儿手机了”,姐姐没理她。小乖气哼哼的对我说:“爸爸,你说大

- 阅读全文 -

生活一如从前,涟漪转瞬即逝

‘我’收到了一封署名幸存者的匿名信,信中揭露说麻风病院一百一十三名麻风病人被活活烧死,受上司指派‘我’去调查真相顺便了解一下被当做麻风病人收治的老同学黄子韬的状况,最后无功而返。这是苏童的小说《吹手向西》讲述的故事。‘我’在读署名幸存者的来信时用铁夹夹着,‘我’在当地的旅馆里不和人握手和衣而卧,‘我’在麻风病院旧址改建的养鸡场里就餐呕吐不止,‘我’在看到吹手腿上的酱色疮痂落荒而逃,‘我’回来后左腿

- 阅读全文 -

在读《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

前些天在网上看到了很多人对六小龄童的批评,于是随手翻了翻相关的帖子。 浏览的时候看到了电视剧《西游记》已故导演杨洁接受采访的视频,其中有其十年未看《西游记》的言论。 顺此了解到其与唐僧师徒四人的矛盾,于是忍不住找到了杨导生前出版的《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 一千年钱前玄奘的取经之路艰苦卓绝,三十年前西游记的拍摄之路历经坎坷。书还在读,已知的犀利的文字已经向我们展示出了当年的雪雨风霜酸甜苦

- 阅读全文 -

不屈不挠的《西游记》导演杨洁

说明:已故导演杨洁将电视剧《西游记》拍成了几代人心目中经典的童年记忆,固然与其杰出的才华与能力有关,更不可或缺的是杨导坚韧不拔的毅力。《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第一章就向我们展示了杨导的认真果断不屈不挠。1979年调到中央电视台文艺部的杨洁向文艺部主任提出要拍电视剧的想法,得到的回答是“你想拍电视剧?还是让那些学过电影戏剧的导演去拍吧。”1980年杨洁准备将《崂山道士》拍成电视剧,上报后

- 阅读全文 -